Iris.陌鸢

我爱你,与你无关

文/Iris.陌鸢

【这个文写在挺早之前,所以也不记得写它的初衷和当时的幼稚。其实现在看看文笔也不怎么好,故事内容也很老套,可是它就是我成长道路上的一个纪念,所以无论再怎么样自己都是喜欢的。之前在自己的博客里发过,后来把博客清理干净了也关闭了,直到现在那个博客网站都没有了,也是印证了时间变幻无常。】


【正文】 

我总是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开一盏幽暗的橘色的灯,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吵闹的摇滚,写下安静的文字。我也喜欢在吵闹的街道上重复听一首安静的情歌,从城市的一端穿行到另一端。然而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其实就是无论何时,只要能够呼吸,便不停止去想你。

我叫紫菀。

我和烨清从小一起长大,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对我最好的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对他第二好的人。

之所以不是对他最好的人,是因为有一个叫寻依的女生,比我对他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喂,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这么泼辣以后没人敢要了。”烨清揉揉被我打疼的胳膊说道。

“没关系,没人要就没人要喽。你管我像不像女生,你们家寻依女人味十足就行了哈!放心吧寻依是不会像我这样跟你打架的。”

我说完后烨清的眉头就皱得很难看。他再次用他无神的大眼向我传达“最后警告你一次我不喜欢寻依她不是我的”这个讯息,不过我根本不理会。

我没心没肺地笑着,重新戴上耳机,听起让我安心而又疯狂的摇滚。

我要把我的痛苦震死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

我难过,可是烨清不知道。

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很多年了。

他知道我爱听摇滚,知道我对鸡蛋过敏,知道我写小说,知道我是孤儿……他知道我所有不为人知的事情,可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我喜欢他。

大概从初三开始,我和烨清喜欢上了每天晚上十二点准时从家里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夜晚无人无车的马路中央,张开双臂在黑夜里想象自己是会飞的鹰。

我生命里几乎每一个安静的时刻都被我用摇滚乐震得热闹,只有当夜幕降临,烨清也如同振翅欲飞的鹰一样走在我的身后的时候,我才能真正安静下来,安静得连花开的声音都听得到。

我们从马路这头,走到那头。谁也不说话,最后一起走到街心花园里背靠背坐到长椅上,再开始聊天。这个时候,我的耳机会再次回到我的耳朵里。

烨清问我:“你就那么喜欢听摇滚?”

我说:“是啊是啊,离了它我会死的。”

烨清皱皱眉,说:“真不知道那些喜欢你的男生如果知道你是这个样子的他们会做何感想。尤其是靖川。”

靖川喜欢我四年了,可是我不喜欢他,尽管他对我好的程度,几乎要赶上烨清。

我说:“他们做何感想与我无关。反正没有一个喜欢的是真正的我,因为真正的我除了你没有人见到过。”

烨清看着我微笑不语,而我继续在漆黑的夜晚里听节奏感强烈的音乐。

其实有一件事情烨清是不知道的:在我的CD机里面有一首歌曲不是摇滚,唯一的一首,那是他和我都很喜欢的一首歌,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

每当我的周围被热闹完全充斥的时候,我的耳朵里反复听着的就是这一首歌。每次听到这首歌,我的心都会揪着疼,然后我会想起奶茶和陈升之间那段纠结的爱情故事。我看过奶茶的一期访谈节目,在那期节目里奶茶对着陈升从头哭到尾,而我也和她一起,哭到不能自拔。

我还记得看访谈的那一次,我哭得那么伤心,吓到了身边的烨清,他不断地安慰我,孰不知我这么难过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我。

烨清不知道。不知道这首歌的存在,不知道背后的故事,更不知道,我喜欢他。

我喜欢逛书店,因为我要在不同的杂志里去找一个名叫Teeter的人写的文章,或者在畅销书架上找Teeter写的小说。我喜欢逛音像店,因为我要帮这个叫Teeter的人找一些年代久远的摇滚CD。我喜欢听节奏感强烈的歌曲而厌恶那些软绵绵的情歌,因为受Teeter的影响——不过有一首歌曲除外。我喜欢的很多东西都是因为这个叫做Teeter的人。因为Teeter就是紫菀,而紫菀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那个人。

我叫烨清。

“表面上正儿八经骨子里颠三倒四”,这是紫菀对我为人的总结。我和紫菀从小一起长大。她说别人都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其实只有我知道你压根就是个性格扭曲的小人!然后我弹她头一下,再然后她扑过来跟我打架。

虽然不是真的打架,但是当她第一次这么扑过来对着我就是一拳的时候倒是真的把我吓了一跳。我愣了三分钟后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这丫头完蛋了这么泼辣的以后肯定没人要了。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而她是最了解我的人。

我跟紫菀有很多相像的地方,比如除了对方没有一个人见过我们真正的样子。

我在外人面前放不开自己,而且我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像紫菀一样让我放心地表露自己;而紫菀是因为对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没有好感,因此把自己整个封闭起来,对谁都冷冰冰的,无论何时都把自己封在她的摇滚世界里。

所以,在别人的眼里我一直是那个温文尔雅为人和善的君子,而她则是冷漠孤傲不可一世的冰美人。

不过事实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才不是什么“君子”,我就是一个有点邋遢有点颠三倒四的家伙,而她也不是冰美人,她就是一个怪异的疯丫头。

奇怪的是疯丫头紫菀虽然给人感觉冷冰冰,她的人缘却很好,班上有很多很多男生都暗恋她,靖川就是其中最喜欢她的那一个,对她好的程度差不多赶上她对我好的程度了。

因为靖川,我只能是对她第二好的人了。不过紫菀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从初三开始,我们两个养成了差不多每天晚上十二点都会上街然后像两只孤魂野鬼一样晃到街心花园,再然后背靠背坐到长椅上开始说话的习惯。每当这个时候她的耳机就会重新回到她的耳朵里,我说迟早有一天耳机会长到她的耳朵上,成为她的一个器官。

紫菀是一个孤儿,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她的养父母是我们的邻居,很疼爱她,但几年前在外出旅游的时候死于车祸,于是紫菀开始过上了真正的孤儿生活。

养父母刚刚去世的那段日子,紫菀一个女孩子家家过得很辛苦,可是她从不开口向任何人求助。

但是她不知道,其实我见过她哭,就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将自己蜷成一团,无声而剧烈地痛哭。

我没有戳破,因为我太知道她的好强。

养父母没有留给紫菀太多的东西,包括钱。好在她很会写小说,所以赚很多的稿费能养活自己。这一点上我很佩服她,而佩服她的同时我又觉得自己挺无耻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得心安理得。

紫菀也是我见过的最能听摇滚的女生。无论何时我总是能见到她的耳朵里塞着耳机,哪怕是在上课也不例外。她听的摇滚大多是重金属,聒噪得我脑仁疼。

紫菀的家里有一个小柜子,里面塞满了CD。有好多都是我陪着她穿越大街小巷花一整天工夫才找到的。

她说:“我从来不会用手机去听歌,因为我的手机不是音乐播放器。我也不喜欢MP4,只喜欢我的CD机和我的MP3,因为它们只需要纯粹的会放我爱的音乐给我就行了,多余的功能我一个也不需要。”

她看着那些CD,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我忍不住揉乱她的头发,笑话她矫情。紫菀也不跟我急,而是把耳机塞到我的耳朵里,让我跟她一起听一首轻摇滚。

然后她说:“烨清,等哪天你不需要我了,我就去唱歌,当个摇滚音乐家。哈哈。”

我看着她,她眼睛明亮,看不出说的是真是假。

有段时间我没那么爱听重金属了,我选择听各种类型的摇滚。因为我觉得,总有一天,烨清会不再需要我。等那一天来了,我觉得我就该履行诺言,离开,从此再不回来。我要当一名歌手,所以我要培养自己会唱各种类型的摇滚乐,这样我才能名声大噪,烨清才能在电视屏幕里,看到最灿烂的我。

寻依是一个很执着的女孩,因为不管烨清怎么对她,她都一如既往地喜欢他。

我很羡慕她,她喜欢烨清可以勇敢地表达,而我却只能将此变成属于我的秘密。

我不敢告诉烨清我喜欢他,因为我特别怕他告诉我,对不起,紫菀我不喜欢你。

烨清不知道,其实我每天晚上十二点都会出去的,有时候之所以不叫他是因为白天看到他精神不好,所以想让他好好休息。有的时候是因为天气不好,不想让他生病。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写着东西,很快就到了十二点。烨清很准时地发来短信:你在家好好呆着别出去了,外面下雨了。

我趴到窗口看一下才发现真的下雨了,我回给他一个“哦”,穿上外衣就出门了。

其实每次都是这样,回完短信就跑出来了,只不过烨清不知道罢了。

我没有打伞。整个街道上静得可怕,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细细的雨声。

我突然不想去公园坐着了,没有烨清我坐在那里也会像个傻瓜。

我站在马路中间,仰起头,努力睁大双眼看着漆黑的夜空。

雨下得很密很密,全部打在我仰起的脸上,眼睛很快被雨水打得睁不开。保持这个姿势两分钟后,我认输般把头低了下来。

少了耳机堵塞的耳朵感觉很难受,心里也很慌,感觉就好像自己丢了耳朵一样。我想我大概真得像烨清说的那样,耳机真的已经成为我身体上的一个器官了。

从衣服口袋里拿出MP3正准备带上耳机,却突然看到路边走过来一个人。我下意识地停顿一下,然后继续戴耳机听歌。

只要不是烨清,不管是谁,都跟我无关。

刹那间震耳欲聋的音乐充斥了我整个身体,因为安静而带来的心慌也在摇滚乐包裹住我之后平静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靖川站在我面前。

“紫菀?”靖川很惊讶地看着我。虽然听不到他的声音,可是从他的嘴形我能看得出来他在说什么。“你这么晚在街上干什么?”

“哦,出来走走。”

靖川没再说话,这有点不太像他的风格。我突然发现他和我一样没有打伞,而他的眼睛有些红红的。

也许是因为平时他对我真的太好了吧,所以我才会想去知道他这么晚为什么不回家。于是我问出了口。可是音乐声音太大,而他的声音太小,我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我不得不取下一只耳机,问他:“什么?”

然后我听到他的下半句话:“奶奶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

靖川哭了。他蹲在我面前,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把头埋在两膝间整个人一动不动,到后来肩膀开始抖动得很厉害。

我从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除了烨清以外的人,而烨清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哭过,因为我说过最讨厌男生哭。

可是当我看到靖川这个样子埋着头在夜晚的雨里无声哭泣的时候,我却讨厌不起来,甚至想去拍拍他的肩膀。

我忍住拍他肩膀的冲动一直站在他面前没有动。后来我蹲到他面前,他抬起被泪水弄得有些乱七八糟的脸对我说:“对不起,我失态了。”

我想了想,取下右耳的耳机递到他面前然后问他:“要听么?”靖川怔了怔,接了过去。

那晚我们一直在路旁的长椅上坐了很久很久,靖川说了好多话而我一句也没有说。到后来MP3没电了,天也快要亮了,我就说我要回家了,接着没有对他说再见就走了。

早上的课我没有去而是在家里睡觉。烨清打电话给我,我说我很困要睡觉今天早上就不去了。他只是说“哦”就把电话挂了。

中午烨清居然给我带了午饭。他一直知道,我中午一个人在家,是从来不吃饭的啊。

吃饭的时候他问我:“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去上学?”

“太困了所以不想去了。”

“那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写小说。”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撒谎。

烨清突然变得很生气,他对我吼道:“紫菀,骗我很好玩吗?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告诉我的?我说的话就可以当成耳边风是不是?就算是这样子你为什么要骗我?你难道忘了吗我们最讨厌的就是被欺骗!”吼完后他转身离开了我家。

我愣了好久好久,才渐渐明白,烨清应该是知道昨晚的事情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突然觉得特别难过。胃里不停翻滚着,我冲进厕所里然后把吃下去的饭全部吐了出来。我猜,那一定是因为我太久中午没有吃过饭了,已经不适应了。

我爬到床上,耳机包裹住我的耳朵,CD机里放着我爱的NIRVANA。用被子裹住自己,不再去想生气的他。

可是眼泪却流了下来。

我不生气,不生他的气。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啊。

你曾经跟我说过,你要把我们每个夜晚从家走到街心花园的这条街道上所有的路灯都刻上一句话。这是初三那年你说的,可是前几天我突发奇想去看了,你却什么也没有留下。所以我在我们一起坐过的那条长椅的背后刻上了一句话,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

每次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都会走到窗口去看看外面的天气怎么样,今天也不例外。

透过窗户看到街道上湿湿的,路灯照射下的细雨潇洒地落了下来。外面应该挺冷的吧?于是像从前那样,给紫菀发信息告诉她不要出来了,外面下雨了。几秒种后收到她的信息:哦。

重新回到书桌前,数学最后一道大题算了十几分钟了,还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头疼。有一只小飞虫一直在台灯下飞来飞去,时不时还试图扑到灯管上去,但每次都被烫得飞落下来。然而它却不想放弃,反反复复,乐此不疲。真不明白这个小生命是怎么想的,就算飞到了灯管上去,又能怎么样呢?

细细柔柔的雨声传进耳朵里,这使我突然想起了紫菀钟爱的摇滚音乐。当再一次看到小飞虫从灯管上撞落下来后,我抽一张纸压住了它,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来到了窗边。

其实挺残忍的吧,毕竟也是条生命。这样想着我就觉得自己像是个杀人凶手一般……不过我不想看着它一次又一次被灼伤还不知道放弃。那种“飞蛾扑火”般的快感我想象不来,觉得那简直太可怕了。

我望着被雨打湿的路面脑袋里胡思乱想起来:紫菀装满CD的那个柜子以前是用来放参考书的;紫菀什么时候开始有那么多男生追了?靖川对她还真是好,如果真的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这时候我看到马路中央走来一个没有打伞、张开双臂的人。

是紫菀!

我看到她停了下来,仰起脸对着天空,雨打到她安静的面容上,让我产生了想冲下去帮她擦掉雨水的冲动。过了一会她低下头,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了MP3,戴上耳机。之后她的面前多出一个人,靖川。

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总之我看到靖川一点一点在她面前蹲了下去,肩膀开始抖动。是……哭了吗?

紫菀一动不动的站在他面前。我转身抓起床上的外衣和钥匙,冲出了家门。

可是当我站到她身后的时候,却看到她蹲到靖川的面前,递给他一只耳机。

她,居然肯跟靖川分享她的摇滚……

看着他们坐到路旁的长椅上,我转身回了家。

一夜无眠。紫菀的行为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第二天她没来学校,我帮她请了假。从办公室往教室走的时候,我看到了靖川,他的眼睛有些红肿,精神也很差。

虽然知道紫菀中午是不吃饭的,但我还是带了午饭去找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紫菀发火,会那么生气,甚至于没有考虑紫菀的感受就转身离开。一整个下午我都在生自己的闷气,看着紫菀空着的座位,一直问自己我怎么了怎么回事?好几次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她,可最终还是没有。

寻依说:“有什么事情,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想……帮你分担。”说完她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告诉她这些,于是便说了。后来寻依告诉我,昨天晚上靖川的奶奶突发心脏病进了医院,虽然抢救过来,但一直昏迷不醒。靖川的奶奶对他很好,是他奶奶把他一手养大的,所以靖川特别伤心。

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晚饭过后,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紫菀到底怎么样了。毕竟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该对她发火,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吼过她。她现在,一定一定很生我的气,所以才不来学校吧。

敲了很久的门,大声喊她的名字,然而屋里没有一点动静。可是我知道她在家。就在我准备把门撞开的时候,紫菀终于开了门。

她的脸色很差,披散着头发,耳朵上戴着耳机,音乐声连我都可以隐隐约约地听到。她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爬回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我看到中午买给她的饭还剩了大半放在桌子上。

“紫菀。”我叫她,坐到她旁边。她转过来看我,眼睛很明显是哭过了。我突然觉得很难受。伸出手想帮她把挡住眼睛的头发弄到一边去,却碰到她的额头,发现她发烧了。

摘掉她的耳机我对她说:“紫菀你发烧了,快起来,我陪你去医院。”

她皱着眉头问我:“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她揉揉耳朵接着用沙哑的声音说:“嗡嗡的。是不是聋了?”我摸了摸她的CD机,有些微微发烫。音量开得很大。我的天,她就这样听了一下午?难道真的不怕聋了!

后来我硬把她从床上拽起来,带她去了医院。路上她一直对我喊“不去医院我不想去医院。”我提高音量说:“再不去你就烧傻了!”她这才不再说话。

如我所料,烧得很厉害,三十九度八。

“这么大的人了,还是那么不让人放心。”妈妈看着睡着的她感叹道。我的父母很喜欢她,尤其是我我妈,对她比对我都好。后来我让爸妈先回去了,而我就留下来陪她。

只剩最后一点液体的时候她醒了。喝了点水,她说:“我想听歌。”

“白痴啊你,再听就变聋子了!以后你给我少听点,听的时候也不许把声音开得那么大,听到没?”我说。她瘪瘪嘴,不再说话。

“怎么样,耳朵好点没?还有没有嗡嗡的?”

她按了按耳朵,然后说:“没有,还好。没聋呢。”

我瞪她一眼,她却笑了。无奈,这个笨蛋,发烧不知道看病不知道上医院就算了,居然还听了一下午的歌!搞得我在把她送到医院后直接问大夫她的耳朵没有问题吧,结果大夫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发烧的不是她而是我一样。

不过还好耳朵没事。真怀疑她的耳朵是铁打的,怎么也听不坏。

打完针后我送她回家,到了楼下我说:“你上去吧,等看到你家灯亮了我就走。记得回去要吃药,早点睡。不许再听歌了!”

她说:“你好啰嗦。”

“为你好!”

她笑了笑,说:“知道了。烨清,对不起。”

我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对她笑笑。其实,紫菀,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啊。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吼你了。一定不会。

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你在哪里?我一个人哭泣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想你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不知道。如果这些连你也不知道,那么请不要说你有多难过,因为我比你更难过。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晚我跟靖川一起听歌的原因,总之靖川开始对我更加的好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这样,因为我怕有一天他会对我比烨清对我还好,那么我会很内疚的。

最近烨清跟寻依走得挺近的,我常常能看到寻依在和他说上几句话后笑容灿烂的样子,而烨清的脸上也是一种幸福的笑容。

想到“幸福”这个词,我的心难受了一下。我把音乐声音开到最大,用来遮盖住那些让我心疼的笑声,把头埋在铺满课本的书桌上,不再去看让我难过的人。

感觉到有人在推我,于是抬起了头,看到了靖川。他张口说了句话,可是我没有听到。就当我准备吧耳机拿下来的时候烨清走过来取下了它们,随即关掉了我的MP3,他说:“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老是听歌,小心耳朵聋了。”

如果不是因为寻依也在,靖川也在,我一定会顶撞他。可是因为他们,我选择了沉默。烨清摆出一副得意的姿态,我知道他是想说“有本事你就扑上来跟我打架”。

靖川说:“对啊,常常带着耳机听歌会影响听力。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烨清的眼神也变得关切起来。

我没有理他,而是对靖川说:“我没事。”

寻依问我:“紫菀啊,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好吗?”

我抬头看她,她的脸颊变得有些红。她说:“周末我过生日,想请你们到我家玩,好不好?”

请我?呵呵。谁都知道我在班里是不会参与任何人的事情的。况且从小到大,除了烨清的生日,我连自己的生日都懒得过,更别说去给别人过生日了。

我准备拒绝,可是她突然附到我耳边有些为难地说:“求你了,烨清说你不去他也不会去的。拜托!”

原来是这样。

我不去你就不去。你明知道因为你这样的话我是一定会去的。因为我了解你。可是,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是怎样的感受,你又知道吗?

看看故作无所谓状的烨清,再看看充满期望的寻依,最终我点了点头。

周六放学后我陪着烨清去给寻依买生日礼物。他心情很好,一直说个不停,而我却始终提不起精神,对于他问我的所有问题说的所有话我也只是随便敷衍他。

他停下来摸摸我的额头,说:“没发烧啊,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又生病了。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没事,挺好的,挑你的礼物吧,不用管我啦。”我说。

“哦。对了你送什么呢?”

“啊?”这个问题倒是真的问住了我。我送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给烨清送过礼物,只知道他喜欢什么需要什么,至于别人我全然不知。

烨清皱皱眉,没说什么。我用脚踢踢他,说:“喂,问你件事。”

“问吧。”

“那个,你是不是,喜欢上寻依了?”还是没能忍住,问出了这个困扰我多日的问题。烨清看看我,突然爆发一阵笑声。

“你有病啊!笑什么笑!”我打他一拳,脸有些发烫。

“我说呢,怪不得你兴致不高没精打采,原来……你吃醋啊!哈哈……”胡说八道完之后,他迅速跑开了。他一定以为我会扑上去打他。

可是,被说中心事的我怎么会有兴致跟他打架呢?我只是在他身后,有些难过的小声说“你找死啊”。

第二天和烨清一起去了寻依家。不少的同学都在,可是我不喜欢。烨清被寻依他们拉去帮忙做饭,我很想告诉她烨清会把你家厨房搞成废墟的,可是我什么也没有说。

记得烨清第一次学做饭还是我教他的。做最简单的酸辣土豆丝。他觉得太简单了完全没有挑战性,所以一点也不认真,一边做还一边忙着跟我胡说八道,结果“酸辣”土豆丝应让他弄成“椒盐”土豆丝。差点齁死我。后来他跟着他妈妈学做饭常常把厨房搞成第N次世界大战的战后现场,最后他终于在我一句“你真的没有做饭的天赋放过你家的厨房吧,我保证有我在你就不会饿死”的话之下屈服,从此远离厨房。

被烨清逼迫,我没能带上我的MP3,因此只好坐在沙发上一个人无聊。耳朵里空的难受。不过还好最后靖川来陪我聊天我才不至于被闷死。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似乎愿意对靖川不那么冷冰冰的了。

靖川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原来你喜欢听摇滚啊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而我只不过是笑一笑。

分蛋糕时我没有要,寻依很不理解地看着我,烨清说:“她不吃蛋糕,吃饭就好。”虽然寻依觉得不理解,但还是没说什么,全当我不喜欢。除了烨清,并没有人知道我对鸡蛋过敏。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对鸡蛋过敏的人都像我一样这么敏感,任何带有一点鸡蛋的东西我都不会去碰的。所以连蛋糕我都不可以去吃。

饭后很多人在一起闹来闹去的,而烨清一直坐在寻依旁边和她说话。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突然觉得这两个人很配……

周围很吵闹可是我是寂静无声的。没有音乐的包裹让我失去了安全感,再也坐不住。

靖川问我:“你没事吧?怎么不跟大家一起呢?一个人多无聊的。”

我说:“我要回家了。”

说完我准备离开。所有人都看着我说“再待一会吧还早呢一会大家一起走啊”,寻依也央求我留下。可是这些人,不包括烨清。

突然觉得很难过,我笑着说:“不了我先走了,你们大家玩吧。”我看到所有人的表情变得很惊讶。这些人,不包括烨清。

拉开了门,靖川跟上来说:“我送你吧,正好我也要回家了。”我点点头。

关上门的时候我在想,为什么说送我的人,不是烨清?

“你为什么不吃蛋糕?就算不喜欢,多少也要意思一下才对嘛。毕竟今天是寻依生日。”靖川说到。

我说:“我对鸡蛋过敏。”

“啊?可是蛋糕应该不要紧吧?”

“可是我敏感的厉害。”

“哦。对了,你刚刚……笑的很好看。”

心像是被谁揉了一小下。原来,在他们眼里,连我的笑容都那么罕见。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告诉他我过敏的事,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对他冷漠。只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向他的侧脸,突然觉得他和烨清,有一些像。

准备转身上楼,靖川却突然叫住了我:“紫菀。”

“恩?”

“你,是不是喜欢烨清?”

我张大双眼看着他,再然后看到了他身后的,烨清。

我一直以为,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找到各自的幸福,然后还会像从前那样,是最好的朋友。但我却不知道,原来从某一天起,我的幸福,就是你的快乐与你的存在。只不过,这一切,与爱情无关。

买完礼物后我送紫菀回家,虽然路上她开始和我有说有笑的,但我还是觉得她不大对劲,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真怕她又生病。

晚上回到家里妈妈说让我收拾一下屋子,阳台上都乱的不成样子了。我说好之后便开始打扫。

拉开书柜的门我看着每一层上放着的物品,那些全部是紫菀送我的礼物。我有两个书柜,一个里面放着的都是同学和家人送的东西还有名著之类的书籍,还有一个里面放着的全部是紫菀送我的礼物还有她写过的小说还有发表过文章的杂志,以及我们共同喜欢的小说。

那本《小王子》是紫菀送的,她的是橙色封皮,而我的是蓝色。她说当她看到小王子坐在自己的612星球上一遍又一遍的看日落时,她哭得一塌糊涂;我告诉她当我看到小王子在地球上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玫瑰时,我很窝心。

那个打扮另类笑容灿烂背着个挎包的搪瓷小人儿是紫菀送的。她说她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人儿,因为觉得她跟自己很像,所以就买下来送给我这样我一看到小人儿就能想到她了。她告诉我跟这个同类型的还有一个穿着邋遢笑容灿烂抱着个篮球的搪瓷小人儿,她也买了下来摆在她家了,因为那个小男孩看起来很像我……

一直用着的那个杯子是她送的,最爱听的那张CD是她送的,家里养的金鱼是她送的,甚至于冬天里我最爱戴的那条围巾也是她送的……突然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的东西居然都是紫菀送的,而自己喜欢的用得上的那些东西大部分也是她送的。

回过头去看看另一个书柜,那里面放着的东西,似乎从它们摆上去之后我就再未想起过。

突然想起了紫菀以前写过的一个故事,名字叫做《有你就够了》,我的心里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去找紫菀,她本来戴着耳机,但我毅然决然的取了下来,关掉了她的MP3,扔到床上,拉着她去了寻依家。

没有摇滚音乐的陪伴,她显得很无聊。本来想过去陪她,但是后来看到靖川过去了,我便作罢。我想,紫菀得感谢我我给她和靖川创造了机会,回去一定要让这丫头请我吃饭!

可是心里头感觉怪怪的,就好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之间不再只属于自己了,就会变得有一点失落。很奇怪的感觉。不过我把这归结于是因为还不习惯紫菀会跟除了自己之外的人说那么多话。

我知道离开了她的摇滚她会“痛不欲生”,但是没想到她会要回家。我没有像别人一样去挽留她,但是我看到她的目光掠过每一个人最后停在我脸上,里面充满着失望和难过。

是在……怪我不挽留她吗?

她微笑着跟大家道别,在场的每个人表情都很惊讶。我知道,他们是惊讶于原来冰美人紫菀是会对着大家笑的。

靖川送她回家。他们走后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怪的。安静了几分钟后大家开始说话,“原来紫菀是会笑的啊她笑起来很好看啊”“靖川真是护花使者呀就是不知道紫菀会不会接受他”……我把手伸进衣服里去,然后摸到了紫菀放在我这里的她家的钥匙。刚想开口说我去给她送一下钥匙,寻依却突然叫我:“烨清,你来一下吧,我有话给你说。”她转身走向阳台。看她很认真严肃的样子我便没说什么,跟着她走去了阳台。

寻依说了很多话,可是我只记住了一段。她说:“我看得出来紫菀喜欢的是你,而不是靖川。所以如果你也喜欢她的话那就珍惜吧,不要等到错过了又去后悔。你对紫菀,其实是有感觉的对不对?不然的话你就不会在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眼睛里不自觉的就露出一种懊恼和失落了吧?烨清我喜欢你,所以我希望你能幸福快乐,我知道我不是那个人,紫菀才是。因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你……”

我看到她的眼睛有些微红。过了一会儿我说:“她把钥匙忘到我这里了,我给她送去。”然后我越过所有人疑惑的目光,拉开门走了。

跳上公车,心里还是乱糟糟的。怎么也理不顺那些感觉,理不顺寻依对我说的话。

提前一站的地方我看到了他们,于是就下车了。我没有追上去,只是跟在他们后面慢慢走,脑子里乱成粥。

在她家楼下的时候我准备上前去把钥匙给她,可是我听到靖川问她:“紫菀,你是不是,喜欢烨清?”再然后,她看到了我。

“烨清。”她轻轻叫我,靖川转过来看到我,表情惊讶。

 尴尬吗?不知道。我笑了笑,把钥匙给她,说:“才发现你忘到我这了所以给你送过来,刚下车就碰到你们了。给,我走了,寻依他们还等着我呢。”说完我转身走了。

在拐角处我听到紫菀对靖川说:“你知道,有句话说,我爱你,与你无关吗?”

我重新坐上车,心里的感觉形容不出来。

再到寻依家,所有人看到我都像看到恐龙似的惊讶无比。我用脚踢了踢一个同学,然后问:“干嘛?我又不是恐龙。”

他的嘴张得更大了,因为他们谁也没见过我这样子开玩笑。这个样子的我,只有紫菀见到过。

“你不是回家了吗?没有去找紫菀吗?”寻依问我。

“找了啊,把钥匙给她我就回来了。”之后我继续和他们说说笑笑,我看到寻依微笑了。看着她眼睛上隐隐约约的泪痕,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觉得我真不是人。寻依对我那么好我还不知道珍惜。

晚上她一直送我到车站,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最后她说:“好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我回家了。”

我看着她很久,一句话也不说。最后我终于说出了那一句早就应该说的话:“寻依,做我女朋友吧。”

 午夜十二点。外面又开始飘起小雨,我给紫菀发信息,我说:我和寻依在一起了,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过了很久她说:恭喜你啊终于知道珍惜了。靖川说让我当他女朋友,我答应他了。呵呵。咱们两个很有默契啊,恋爱都这么统一的。

看到这里我突然有点难受。想了想,我说:恩,挺好的。真的。

她说:恩。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吧。今天不出来了,外面下雨了。

好。

然后我一个人站到了窗边。

大约五分钟后,我看到紫菀走在马路中央,没有打伞。她张开双臂,头微微上扬。最后我看到她在路灯光下蹲了下去。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哭。

只要你很好,那我也会很好。即使心里再难过,我也不会伤悲了。答应我,不管以后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想起我你会难过,那请你一定要忘记我。

我记得自己用最轻松最平淡的语气给烨清回短信说我答应靖川做他的女朋友了的时候,脸上其实铺满泪水。

其实我一直在等着他发短信来对我说“外面下雨了你给我在家呆着不许出去要是生病了我可不管”之类的,可是等到最后我却等到他说他和寻依在一起了。

寻依是他的女朋友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很可悲。

烨清和寻依在一起之后,我开始和他变得疏远了。那种距离是一点一点在日积月累之下变得越来越大的。看不见,摸不着。

以前每天早上我不用担心会迟到,因为烨清会很准时的叫我起床然后一起去学校,可是自从那天我迟到了一回之后,才知道原来烨清是和寻依一起去学校的。

那天,我一个人去商场买了一只闹钟回来。

以前每天中午和我一起回家的人是烨清,我听着吵闹的摇滚音乐他就在一旁喋喋不休,让我不要再听了不然耳朵就聋了。可是,现在每天和我一起回家的人是靖川而不是他,因为他要送寻依回家。

以前每次和他开玩笑或者胡闹之后我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扑过去打他,可是现在我不会了。因为他是寻依的男朋友了。

我可以安静地陪靖川坐在教室里图书馆里或者家里,他在写作业看书而我在写小说看小说;我可以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每个人都冷冰冰的,我也会对着他或者她微笑了,尤其在靖川面前,我可以笑的平静而满足;我也开始试着丢开我的摇滚音乐丢开我的耳机,让自己的耳朵休息下来……

烨清,你不再是那个知道我所有事情的唯一的人了。

我把自己的很多事情讲给靖川听,他每次都很安静地微笑,然后说:“紫菀,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让你忘掉不开心的事情。”

可是烨清,我不是靖川的女朋友,我不是!

那天他问我可不可以答应他,我说我不想骗他,所以不可以。但是自从他知道了烨清和寻依在一起之后,就开始更加彻底的对我好了。我对自己说:“紫菀,该放手了。”于是,我放手了。我开始为了靖川改变我自己,开始用心试着去接受他。但我真的没有答应他。我知道我很过分。

靖川说:“紫菀,不要老是听歌了,这样对耳朵不好。”我说好。我便开始很少很少去听歌,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想起烨清的时候会去听最吵的摇滚音乐麻痹自己。

靖川说:“紫菀,你中午一定要吃饭,不然对胃不好。”我说好。我便开始每天中午按时吃饭,忘记吃饭的时候他会提醒我,甚至帮我买午饭。

靖川说:“紫菀,你晚上要按时睡觉,白天应该好好听课,这样子就不会太累了。”我说好。我便开始认真听课,认真写作业,晚上写小说,然后早一点睡觉。而不会再跟烨清半夜里在街上晃荡。

靖川说:“紫菀,你可不可以对自己好一点?可不可以不要我说什么你都说好?”

我看着他发亮的眼睛说道:“不可以,因为如果我对自己好一点,你就不管我了。如果我说不好,你就会生气了。”我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我哭了。

烨清,你可以知道我的一切,但你已经不是那个唯一。你会批评我教育我,但你不会像靖川这样对我这么关心,你只会像你的爸爸妈妈一样放纵我宠着我,你不担心我会把自己搞垮,因为你会带我去看医生。你虽然反对我很大声的听音乐,但你不会让我放弃听它,因为你太了解我,你知道我离不开这种喧闹。

可是,就是因为你太了解我,所以你不能属于我。

我是很爱你,可是这些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

我还想和你是朋友,尽管我们已经慢慢疏远了。

我对靖川说:“靖川,你让我做你女朋友吧。我也会对你很好,我会努力,很努力的去喜欢你。”

靖川伸出手,擦掉我的眼泪,我看到他点了点头。

烨清,我是靖川的女朋友了。这一次真的是了。

我的高三像是凭空少掉了。只读了上半学期,然后就休了学。我怕自己没有时间了,所以选择离开学校,用生命余下的时间去完成我最想完成的一本书。可是这些我没有告诉烨清,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不想上学不想浪费时间了,但事实却只有靖川一个人知道。

休学的那天靖川送我到学校门口,他看着我说:“以后不能每天都见到你了。”

我说:“没关系啊,我可以来找你。”

他摇头,说:“不用,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没事不要总出门,要多注意下身体啊。我有空就去看你。”

我点点头。预备铃声响起,靖川有些不舍的离开了。我看着他渐远的背影,心里说不上来是难过多一些,还是幸福多一些。不知道如果哪天我不在了,这个美好的男孩还会不会一直记得我?会不会为了我难过到流泪?不过,我希望他能忘了我。就像我曾经说过的,如果一想起我就会很难过,那你一定要忘了我。只不过当初这句话是我想要讲给得人,是烨清。

我已经有多久没去烨清家玩过,有多久没跟他在一起打架胡闹过,有多久没和他一起在午夜十二点上街站在马路中央学习老鹰振翅的姿势,甚至有多久没跟他在一起好好说过话,这些我已经统统都忘了。是真的忘了。只是每当看到他和寻依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冲寻依露出那种很久以前只会对着我露出的笑容时,我真的会很伤心。替他感到高兴感到安慰的同时,也非常的伤心。

因为曾经那个能让他笑得很放肆的唯一的人,不是我了。

其实这样子就很好。总比让我们两个在一起要好太多。

我看着空旷的操场在阳光里散发着一种奇怪的气场,压得我胸口很闷。看着曾经每天进进出出的教学楼,还有跑道两旁的花草树木熟悉的样子,突然意识到,自己就这么要离开了。

曾经,我和烨清在这个跑道上比赛,他让着我,才让耍赖的我获胜;曾经,我和烨清一起坐在双杠上大笑过,那笑容曾经只有我们对方见到过;我们一起坐在同一间教室里读了几千几万个小时的书,我听过几千几万个小时的摇滚,烨清说过我几千几万个小时的“不要听了”的话语……这里有我最美好的回忆,有我一生最灿烂的时光,但是,却是我永远也带不走的。

我只能带走靖川留给我的美好,却带不走烨清曾给过我的悲伤。

我想象过,当我有一天要离开这个学校的时候,一定会是烨清把我送出来,然后他对我嚷嚷:“你干嘛不上学?真是成天不学好啊!你看你不上学了以后一个人老闷在家里想打架都找不到人了……”可是现在,连在我离开之前的那么长的时间里,陪着我的人一直都只有靖川。就连最后我站在烨清面前说:“我要走了,以后不上学了。”他也都只是说了一个字,“哦”。

他居然连理由都不问。我微笑,拉上靖川,走了。

忽然发现靖川是唯一知道我所有事情的人了,连我死守了十二年的一直没有告诉烨清的秘密,靖川也一样知道了。也忽然发现,我不再知道关于烨清的所有事情了,就比如“他和寻依好不好”这样简单的问题,我也一样不知道。我甚至还不如其他的人知道得多。

我出了校门,背着包,耳朵上插着耳机,头也不回的走了。真的没有再看一眼。

可是我却在阳光下流了眼泪。

我承认,这是为烨清。但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为不要为了他哭泣。

烨清,靖川对我很好,所以不管你是否在关心我,我也想对你说一句你放心吧。没有你我也可以很好的。

真的很想认真地跟你道别,但是我想,永远也没有机会了吧。

我以为,不管以后遇到什么样的风浪,生命里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你和我都会永远在一起,不会因为沧海桑田而有所改变,所以,当看到有一个人对你很好的时候,我不怕选择暂时同你疏远。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你都不会离开我的。可是当有一天我回头去看,忽然发现,曾经陪我走过十七年的路途的你,只留下了磨灭不去的痕迹,离我越来越远。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你已经走了,再也会不来了。只是,我们好像都忘记说再见,就已默默永别。

高考前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在夜里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上街了。

街道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人。我走在路中央,看着这条被我和紫菀踩踏过几千遍的道路,发现真的已经好久好久没见过紫菀了。

“最近怎么不见紫菀来家里玩了?这丫头也真是的,这么久都不来看我!”面对妈妈说的话,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想起紫菀离开学校之前对我说“我走了,以后不上学了”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平静,而我却有点不敢面对这样子的她,只好说哦。她走了之后再没来过学校,就连最后照毕业照老师亲自给她打电话叫她回来,也一样被她婉言拒绝了。

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是不知道紫菀为什么不再像从前那样可以和我打闹、说笑。她休学后我发过信息给她,但每次她都只是说一两句话,有时候甚至不回信息。后来我打电话给她,却总是忙音,直到最后那个号码变成了空号。去她家里找她,也总是没有人。

紫菀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我问过靖川,但靖川却冷冷地对我说:“她很好,她的事情不需要你过分操心。”

随着高考的逼近,寻找紫菀变成了一件几乎被我遗忘的事情。直到考试前呆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寻依对我说:“等毕业了咱们找紫菀一起出去玩吧。你跟紫菀毕竟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了。”我看着她认真的样子,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我们每次都会坐下的那张长椅。我坐了下去,突然产生了错觉。紫菀就在我旁边坐着,她的耳朵上戴着耳机,听着很吵很吵的摇滚,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跟她说话,她却因为听得太过投入而没听到我在叫她。

“喂你不要听了,再听就……”我转过身看到自己的身旁只有空荡荡的空气时,“聋了”两个字卡在喉咙堵得慌,而伸出去想要摘掉她耳机的那只手也尴尬地停留在空中。

我摇摇头,觉得自己真的是被高考折腾得够呛,居然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烨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抬起头,居然看到了紫菀!

怀疑自己又产生了幻觉,于是我立刻站起来走到她旁边,再然后傻傻盯着她看。紫菀皱皱眉,突然笑了起来。

她说:“你干吗啊又不是没见过我,反应有必要这么强烈吗?”

我也笑了起来。我终于又见到她了。

我说:“你怎么这么久不找我?死丫头啊我想死你了,我爸妈也成天叨叨着说好久不见你了呢!你换电话了吗?你原来的号成空的了。我去你家找过你可是你不在。”

我看到紫菀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我太开心,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紫菀一定很郁闷,我猜她肯定是在想:“这么久不见烨清你怎么变成老太婆啦?话这么多!”

紫菀说:“我电话坏掉了,所以不用了。你明天高考呢,怎么会呆在这里?”

我说:“没事。你呢,你这么晚干什么啊?紫菀,你好像瘦了。”我发现紫菀的脸色并不太好,于是我问她:“紫菀你是不是病了?脸色不太好。”

她摇摇头:“光线问题。我出来买点吃的。”她提了提手里的袋子,我看到那里面装着一些食品。

她一定是在熬夜写小说。

“我要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考试加油!我走了。”紫菀笑了一下,便离开了。

我看着她,回想着她刚刚陌生而又客气的话语,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高考,埋着头写着卷子,写到自己心里没有丁点感受,什么紧张害怕,我都不知道。从考场出来我妈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不知道,她的表情变得很郁闷很紧张。寻依也因为这三个字而替我担心。

返校,估分,填报志愿……一系列的动作我完成得很机械,一样什么感觉也没有。我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好像缺点什么。但是到底缺什么我却又想不起来。

我觉得那段日子的我,是没有心的。

后来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寻依很开心,因为我们被录到一起了。

毕业聚会有点姗姗来迟的味道,大家提议让靖川叫上紫菀,于是在那天的聚会上,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却第一次听到她唱歌。

她的手被靖川握着。她坐在靖川旁边,安静地微笑,和其他人聊天。

可是她却从始至终没有看过我一眼,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最后的最后,她居然同意了大家的要求,唱了一首歌。记忆里,我只见她从早到晚没完没了的听摇滚,却从未见她唱过歌。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好在你的心中,埋下我的名字……”

我看着她,她的脸上弥漫着忧伤。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

靖川拉着紫菀提前离开。从此我再没见过她。

我会永远记得你,无论天涯,抑或咫尺。只不过如果有来生,我宁愿做一只飞鸟,也不要做只能看着你的人。你还记不记得你在椅背后面写的那句话?你说:紫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靖川在外地上学,我陪他一起。过了这么久了,除了靖川还有编辑,我没有跟任何的人联系过。

包括那个一直让我念念不忘的人。

靖川对我很好,比在学校的时候还要好。我变得越来越依赖他。我知道,如果哪天他不在我身边了,那我一定没有办法一个人好好走下去。可是我不想让他像我依赖他这样的依赖我,即使我对他远远不如他对我这么好,但我也知道他已经习惯了我在他身边让他操心、疼爱。我很怕,我怕这样下去等到我从这个世界上离开的时候,他会承受不住。

我也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要跟他分手。

我站在他们学校门口等着他出来。靖川穿着纯白的上衣,干净大方,我想他一定是很多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靖川很开心的对我说:“紫菀,再过几天我们就放假了,我带你去青海看看,听说那里的油菜花在这个时节开得特别漂亮。你不是说过很想去看看吗?”

然后我哭了,哭得靖川不知所措。那句我排练了无数次的“我们分手吧”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我舍不得。可是,靖川,我多希望你能对我坏一点。

那句“我想去看看青海的油菜花海”是高二的时候我无意间说过的,再后来连我自己都没想起过了,但是靖川却记得。

晚上我坐在家里赶着我的小说的最后一节。故事就要结尾,我开始变得伤感。

又想起十七岁以前的日子,那些有烨清的日子。我真的很想忘记他,可是这却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总是会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他,想起曾经只会对着我放肆的烨清。他现在还好不好?还跟寻依在一起,还是换了新的女朋友呢……人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为什么冲不淡烨清在我脑海里的模样?我为什么我总是能那么清晰就记起了他……

每当这时,我再面对着靖川,就会觉得很对不起靖川。

快完结的那本小说,是唯一一本靖川没有看过的。那是我写给烨清的,留给他最后的礼物,用来纪念我们曾经美好的时光。

我们还是当好朋友,比较开心。

文字写到最后,我却怎么也写不下去了。脑海里突然开始涌出大量关于从前的片段,我不停的问自己,我对烨清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是什么啊?

直到我在靖川面前倒下去的时候,我才终于记起,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走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靖川红着双眼却依然微笑着对我说:“紫菀,我请了假,就等你醒来带你去看花。”

我看着他,微笑着点点头,然后,我再次晕了过去。

两天之后,我们坐上了去青海的火车。

火车开得很慢很慢,就像是永远也开不到目的地。靖川抱着我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一直讲笑话给我听。我看着窗外慢慢倒退的风景,突然怀念我丢弃已久的摇滚音乐。

我说:“靖川,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我想听你唱歌。”

靖川说:“好。”

靖川的声音很好听,他唱“有爱的翅膀不曾疲惫,有梦想就能远走高飞,OH MY ANGEL,被爱的身躯不曾疲惫,被吻得双唇不怕眼泪,就算有谁会离开谁,而真爱不会枯萎……”

窗外倒退的风景渐渐模糊,靖川的声音变得飘渺,像是从好远好远的地方飘来……

我好像看到了烨清,他站在一大片金色的花海里冲我招手,他喊着:“紫菀,你终于回来了啊。”

“紫菀,我们快到了,”我听到靖川的声音,他抱我更紧一些,说,“到了那里我们会看到好多好多花,还能看到海。那一定很漂亮的。不过我想,那些花一定没有你漂亮,一定没有。”

“靖川,我好累……”我好想睡上一觉,好好的休息一下。

靖川哭了,他的眼泪滴到了我的手背上。他说:“紫菀,你不要睡觉,我唱歌给你听,你想听什么我就唱什么好不好?”然后他开始唱歌,唱好多好多的歌。

他说:“紫菀,等我们回来了我就带你回家,我知道,你很想烨清,你很爱他,我带你去找他啊,你千万别睡……”

我微笑,然后轻声说道:“傻瓜,我很爱你。”

我想帮他擦掉眼泪,然而,我却看不见他了……

我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可是你说,我爱你与你无关。

再见到靖川,是在大二结束时的同学聚会上。我向他打招呼,同时很奇怪为什么紫菀没有跟他在一起。

靖川什么也没有说,径直走到我面前打了我。我被他打得有些发懵。寻依很不高兴,想要过去骂他,但是被我拦住了。

靖川用了很大的力气控制住自己,最后他扔给我一本书,走了。

书名是《我爱你与你无关》,作者是Teeter。书的封皮上说这是Teeter的封笔之作。

我翻开来,看到紫菀写在扉页上的那句话:“如果有来生,我宁愿做一只飞鸟,也不要做只能看着你的人。”

我用了整整一个晚上才看完了这本书,当我看到书的最后,我哭了。

我知道,这是紫菀写给我的,每一个情节里我都可以看到我们的影子。

故事的最后女生死掉了,她在心里对男生说:“我那么爱过你,却与你没有关系。”

我打电话给靖川,像疯了一样地问他:“靖川紫菀她在哪,你告诉我她在哪?求求你,求你告诉我我要找到她……”

靖川说:“你现在出来,我在你家楼下。”

靖川交给我一封信,他说:“这是紫菀在毕业的时候写的,但是她没有给你。紫菀她很好,离开你她真得过的很好。”

“能不能带我去见她?”

“不能。”靖川说,“你还是好好对寻依。我走了。”然后,靖川就真的走了。

紫菀和他,一起从我的生命里离开。

“烨清:

本来我想等走的时候就告诉你,其实我早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这是从小到大关于我的事情里,你唯一不知道的一个秘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是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吗?因为我是一个病孩子,早在五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是有不治之症的,能活到现在,根本就是奇迹。

烨清,其实关于这些我本想第一个告诉你的,可是我没想到,在我走之前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会变成这样。我也没有想到当我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你我要走了的时候,你居然连原因都不问。

当我意识到我们就要永远告别了的时候,我一个人哭了整整一晚。我很难过,你不喜欢我、你和寻依在一起这些都没有关系,可是你怎么能不再理我呢?十七年的友谊,怎么能说变就变呢?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先让友谊变了质,所以我们只好停留在十七岁了吧。

其实,就到这里也好,生命里关于你的回忆,只有快乐就好。

今天看到你和寻依在一起有说有笑,我很高兴,但是就是不敢看你,不敢跟你说话,我害怕自己会失控。

其实有好多话想说,可是现在我却觉得那么多话都是多余,我现在才真的明白,我对你只能用一句话来说:我爱你,与你无关。

因为只是爱你,所以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忘了我吧,希望你会幸福。

好想说一句再见啊,不过没机会了。

这样也好,我记得你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没有和你最在乎的那个人在生命结束之前说一句再见,那么来生就不会相见了。

不相见,也就不会痛了吧?

所以,烨清,我不想认真对你说再见了。连来生,也不想有了。

紫菀”

我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盏灯一盏灯的寻找,可是始终没有看到紫菀留下的痕迹。直到最后,我在我们每次停下来的那张椅子的背后看到了她留下的字迹。

她说:“我爱你,与你无关。”

我想象着她哭着刻下这些子的模样,自己坐到地上,在午夜里哭得痛彻心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尾声】

“寻依,我们分手吧。”

“好。”

过了许久,寻依终于哭了。她问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烨清很肯定地点点头。

“那你爱过紫菀吗?”

烨清没有回答。

那时的他只是清晰地记得,紫菀在信里说过的:我爱你,与你无关。

【完】

 


评论
©Iris.陌鸢 | Powered by LOFTER